8他是谁(1 / 2)

男妓 一点二点叁点哦 1153 字 3个月前

</dt>

&emsp;&emsp;……

&emsp;&emsp;红灯区的男人真的不麻烦吗?

&emsp;&emsp;我背依在沙发上享受着身下那毛茸茸的头起起伏伏。眼睛半虚着盯着暗黄色的灯罩,这让我难得感到荒唐。

&emsp;&emsp;那幼兽从我双腿间抬起被淫水抹的四处都是的脸,那稚嫩的黑色瞳孔让我无法直视,我用手臂遮住双眼只留下拥有完整口红的嘴唇,“怎么了?继续。”

&emsp;&emsp;吴慎趁着他的客人没注意往被关的严实的房间瞥了一眼,他知道这样的事情是不对的,但他还是要做。低头继续着他未完成的任务,女人散发着成熟的幽香的下体比他曾经想象的要能接受,他伸出舌尖不习惯的在阴唇上舔了一口。

&emsp;&emsp;是微咸的,除此以外并没有什么令人不适的味道。舌头就像品味着海盐味的冰淇淋,他试着用舌尖去勾最上面的奶油尖,那或许是最美好的地方了,而上方也感受到了美好,那娇喘就是证明。

&emsp;&emsp;他的脸微红,他很感谢自己的体质并不容易脸红,即使他已经羞耻心爆表了,可面上也只显现一点。身下的阴茎挺在裤链前端,那滋味不好受,但他不可以伸手去纾解。

&emsp;&emsp;要知道他现在的身份不再是想做什么就可以放纵去做的高中生了。

&emsp;&emsp;粗糙的舌面在女人的穴口划过,随即就小心翼翼的如同捕食的蛇悄悄的试探着,女人的手抓住了他黑色的发丝却没用力,他知道对方默认了,那条红润的水蛇终于强硬的挤进那炙热的身处。

&emsp;&emsp;光滑的大腿夹着吴慎的脑袋摩擦着,他的耳朵很烫就如同他的舌头,他太紧张了喘息的频率过高,气体不断喷息在凸起的花芽上。最终女人发出缠绵的叫声,下体如同毒蛇喷洒毒液,透明的水一股脑涌进他的口腔。

&emsp;&emsp;他愣愣的张着嘴接受这略微粘稠的液体,大大的猫眼直直的看着翕张的玫红色穴口,那液体如同涎水一般从他的嘴角滑落滴在他修长的脖颈。

&emsp;&emsp;“很好,真是个好孩子。”女人沙哑的声音从上方传来,那只虽然纤细却属于成年人的手舒缓的抚摸着他的头发,吴慎抬起头看见那还未餍足却还算满意的半眯着的眼睛。他下意识咽下口中的淫水,忘记了安慰自己可怜的下体,而是趴在女人的膝头上默默感受着抚摸。

&emsp;&emsp;吴慎一直以来告诉自己,他是个哥哥。自父母去世以后,妹妹就是他的责任,他们搬到了一个比原来的家差得远的住所。这也没办法,他们总得卖房攒点钱看病。

&emsp;&emsp;钱是一个美好的东西,这是曾经的他没有意识到的事情。或许他意识到了,只不过没想到这样的东西不是拥有了就能一直持有着的。

&emsp;&emsp;他为躺在双人床一侧的妹妹擦拭着身体,她的眼角还残留着湿意,与自己相似的面孔被疼痛折磨的失去了生机,他却没办法做些什么。定期去医院的日子又快到了,而银行账户的钱又能再支撑几次呢?

&emsp;&emsp;耳边传来与他们同租房的大哥哥的声音还夹杂着女人的嬉笑声,吴慎耳根子泛红,他难得庆幸妹妹被疼的睡着了,不需要他忍耐着为妹妹遮上耳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