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5)(1 / 2)

</dt>

&emsp;&emsp;初见依然是,抱歉。

&emsp;&emsp;贺尘皱眉,本来是为了争一口气,但是他不能容许对方拒绝,这无异于打了他的脸,你不会不明白贺氏代表什么吧?

&emsp;&emsp;这是在威胁初见。

&emsp;&emsp;初见不慌不忙,贺先生又是何必呢?您并不了解我,现在只不过是一时的冲动,冷静之后您会后悔现在的追求的。况且,我相信,堂堂贺氏掌权人不会是肚量小的人。

&emsp;&emsp;如果不会后悔呢?

&emsp;&emsp;初见瞥见了鹿小梦不甘的神色,顿时有点头疼,他们的事为什么要牵扯上她这个路人?

&emsp;&emsp;初见叹了一口气,您何必为了和女朋友置气而这样呢?

&emsp;&emsp;一个贺尘她的确敌不过,但是也不会怕,就是觉得麻烦。

&emsp;&emsp;女朋友?她可不是贺尘嗤笑,态度轻蔑。

&emsp;&emsp;初见不喜他这样对待女性,您太不尊重人了,恕我不能同意。

&emsp;&emsp;鹿小梦听到他的否认,心中顿时充满嘲讽,眼里透出哀伤,哀莫大于心死,她对他终究还是死心了,贺尘不会是她的良人。

&emsp;&emsp;事情也算是她惹出来的,鹿小梦还是不能置之不理,牵连无辜,贺尘这个人她知道,得不到就会想得到,鹿小梦走上前,嘲讽道,贺尘你真的能耐,你没看到人家浑身上下写着拒绝吗?

&emsp;&emsp;是吗?贺尘握住初见的手,惊讶了一瞬,皮肤真好,可我想要的没有得不到的。

&emsp;&emsp;鹿小梦最清楚他此刻的心理,心中有些急了,这个人是真的无辜,如果因为这样被贺尘

&emsp;&emsp;初见眼中已是不虞,她从来没见过这样的人,对于他人已经明确拒绝了还不放开,竟然还

&emsp;&emsp;贺先生请您放开我初见觉得浑身的鸡皮疙瘩要起来了,贺尘这个人当真是太无礼了。

&emsp;&emsp;贺总,唐小姐是秦总的客人,您这样有些不妥侍者知道这下不好了,贺总他得罪不起,可是秦总同样得罪不起,要是让贺总把人带走,怕是难了了。

&emsp;&emsp;秦宁吗?你当真觉得她会为了一个女人得罪我?

&emsp;&emsp;贺尘听得最多的就是女人如何嫉妒陷害女人了,他不信秦宁真的对她好。

&emsp;&emsp;贺尘,你和我的事情何必牵扯别人?怎么?你现在已经到了要强迫别人的地步了吗?!鹿小梦冷笑。

&emsp;&emsp;贺尘被她一刺,松开了初见,他打量着鹿小梦,你的胆子很大,鹿小梦,你现在这么有勇气,无非是觉得我对你不舍得,我们之间的关系,结束了。

&emsp;&emsp;好。鹿小梦忍住心中的痛,她不会下贱的求贺尘的。

&emsp;&emsp;贺尘再次看向初见,充满着势在必得,唐小姐是吗?从今天开始,我会追求你,让你看到我的尊重。

&emsp;&emsp;事已至此,初见知道拒绝根本没有任何作用,冷淡以对,贺先生何必白费心思,我的答案是不会变的。

&emsp;&emsp;贺尘离开以后,鹿小梦看向初见,担忧道,你小心,贺尘他不会轻易放弃的,实在不行,你就拉着我吧,我觉得我还是有点用的鹿小梦有些自嘲。

&emsp;&emsp;你叫我鹿小梦就好了,对不起牵连你了。

&emsp;&emsp;第9章 娱乐圈反派

&emsp;&emsp;没事,只要他按常规追求,我还能拒绝,只要一直不答应,他也不能怎么样。

&emsp;&emsp;鹿小梦觉得初见还是太乐观了,她苦笑,你不了解贺尘这个人,他说要的,一定会得到的,哪怕是像强盗一样掠夺,只要能得到,他不会在意手段。

&emsp;&emsp;她当初因为他一句话失去了工作,没有了钱,她就没办法救妈妈,妈妈需要医疗费,后来她终于答应了贺尘,做他的情人,一开始贺尘对她的确不错,后来就慢慢沦陷了

&emsp;&emsp;即便知道他是这样的人,但那时候她还是很喜欢,现在她会学着不喜欢他的,她可以放下身段讨喜欢的人的喜欢,可却不能下贱,一个人不能因为喜欢而没有了尊严。

&emsp;&emsp;初见微微笑着,不怕。如果贺尘用非常规手段,那么,她也可以名正言顺的用非常规手段了。

&emsp;&emsp;你别这样笑鹿小梦忽然道,要是被贺尘看到了,怕是更加重他的心思了。

&emsp;&emsp;近距离接触,很难不感受到眼前这个人的温柔,哪怕只是一个简单的微笑,都让人觉得被温柔的对待,这是自然散发出来的,遮掩不住的东西。

&emsp;&emsp;温柔乡,英雄冢。

&emsp;&emsp;这对一个人的诱惑,可想而知,连她都觉得心情好了很多,更何况是贺尘这个人。

&emsp;&emsp;唐小姐?身后忽然有人喊她。

&emsp;&emsp;初见转过身,温和一笑,柳小姐?

&emsp;&emsp;柳小姐注意到现在的气氛不大对,而且唐小姐身边的人

&emsp;&emsp;柳小姐觉得眼熟,然后灵光一闪,卧槽,这不是贺尘他小情人吗?她俩怎么在一起?!完了,大佬的头上有点绿。

&emsp;&emsp;贺尘这个人她知道,童年悲惨,贺氏的亲戚发了疯的算计他,然后被成熟的贺尘解决了,贺尘的人生可谓是波澜曲折。

&emsp;&emsp;不过,继承了贺氏成为一代掌权人之后就没人不服他了同样是年纪轻轻的青年才俊,圈子里的人经常把他和秦宁作对此,但因为秦宁是白手起家,所以胜过了贺尘。

&emsp;&emsp;她听说前段时间,贺尘找了一个小情人,还挺喜欢的,现在

&emsp;&emsp;鹿小梦见初见竟然认得柳溪很意外,然后恍然大悟,也对,去顶层的人,怎么可能没有人保护?这样就好,贺尘没有那么容易得手。

&emsp;&emsp;柳小姐委婉的问,唐小姐怎么和这位鹿小姐在一起?还好大佬没看到,不然又要低气压了。

&emsp;&emsp;这件事怪我鹿小梦决定一人担当,把事情解释了一遍,最后叹了一口气,如果不是我,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希望你能保护好她。

&emsp;&emsp;柳小姐发现这事还真不能怪鹿小梦,毕竟要不是贺尘瞄上了唐小姐,也不会有这出,她的确会在一般的事上偏向于唐小姐,但也不是不讲理的偏向。

&emsp;&emsp;你不用担心,我们秦总会保护唐小姐的这点,柳小姐还是很清楚的。

&emsp;&emsp;秦总?鹿小梦惊讶,她竟然还认得秦总吗?

&emsp;&emsp;秦总这个人,连她都久仰大名,没想到唐小姐竟然还和秦总有交集。

&emsp;&emsp;是啊,大佬对唐小姐可好了!柳小姐不介意四处宣扬秦宁对初见有多好,必要的宣誓主权还是需要的,让其他人不敢打初见的主意。

&emsp;&emsp;秦氏

&emsp;&emsp;会议室里一片沉寂,秦宁脸色冷淡,手指轻轻敲着桌子,坐在上方看向他们,怎么?这么久都讨论不出一个结果,秦氏花了这么大的代价就是让你们尸位素餐的吗?

&emsp;&emsp;秦宁周身的气压更低了,许多人被压得说不出话来。

&emsp;&emsp;所有人都瑟瑟发抖:秦总的气势更强了!

&emsp;&emsp;会议室里没人敢说一句话。

&emsp;&emsp;就在这时,突然有人的手机响了。

&emsp;&emsp;咕嘟冒泡泡的声音。

&emsp;&emsp;所有人一惊,是谁?!在会议室不关机?

&emsp;&emsp;不知道秦总最忌讳这点吗?!这下怕是更加要完了嗯?

&emsp;&emsp;他们惊奇的发现,竟然是秦总本人的手机响了,不仅如此,秦总看了手机以后,脸色还变好了?

&emsp;&emsp;起码低气压没了。

&emsp;&emsp;所有人啧啧称奇,什么事竟然让得秦总的气势收敛了?不论怎么样,现在好受多了,但还是没人敢出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