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25)(1 / 2)

</dt>

&emsp;&emsp;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emsp;&emsp;吾兮吾桐 5瓶;月之狼星 2瓶;

&emsp;&emsp;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emsp;&emsp;第38章 反派二号6

&emsp;&emsp;她们活下来都不容易,可还是努力的活着,才有了今天。

&emsp;&emsp;初见:你想过过普通人的生活么?为炽解毒之后,她的生活应当和从前差别不大,不过这样的日子没有尽头,总有一天会有人寻仇。

&emsp;&emsp;相逢一场,她不想下一次看到的是炽的尸体。

&emsp;&emsp;我不会,普通女人会的我都不会,我不习惯她们过的日子,也做不到不警惕,如果不做这个,我不知道我能做什么

&emsp;&emsp;被人杀,炽是想过的,她不会恨,技不如人,没什么好恨的,手染鲜血,总有一天会被人寻仇,既然走了这条路,便有觉悟。

&emsp;&emsp;那你想试试么?初见仰着眸子,恰好星辰落入其中,在没有消散。

&emsp;&emsp;炽从前未见过这样的景色,美人她见过,可是却比不上初见,初见的名声她这些日子听了,但见不忘,若是之前必定无法想象,而今终于明白,为何人人都赞初见,不想。

&emsp;&emsp;也不能,习惯之后再也不会习惯从前的生活,会想念现在的平静和温暖,这对于杀手而言是致命的。

&emsp;&emsp;初见疑惑了一瞬,不过也无意勉强,我们还是安静的看星星好了。

&emsp;&emsp;夜里还是凉了些,炽用内力温暖着初见,初见靠着她,大半的寒风炽都为她挡了,初见唇角微微一弯,其实炽是个细心温柔的人,只不过好像她自己都不知道。

&emsp;&emsp;炽只是抱着她,两个人贴在一起,彼此间传递着温暖,炽垂眸看她,星辰在美,也不及初见一笑。

&emsp;&emsp;初见倏然间抬眸,正好对上炽的眼,再没挪开眼,和炽相处的一幕幕慢慢涌上心头,若是这样一直下去也好,二人相伴,兼之炽足够细心,日子会过得不错,只可惜她们都明白,这是不可能的,炽一定会走,她所想的,炽未必想过。

&emsp;&emsp;你炽看不懂初见的意思,有想对我说的话?不太确定是不是这个意思。

&emsp;&emsp;初见微微有些惊讶,你看出来了?

&emsp;&emsp;只是觉得这些话不合适说,你我要走的路不一样。她要走的路前方未必是光明,跟在她身边也许是同样的危险,不,可能更危险。

&emsp;&emsp;初见叹了一口气,炽,我希望你好。

&emsp;&emsp;会好的。

&emsp;&emsp;嗯。

&emsp;&emsp;炽抱着初见,蓦然有了一种安心的感觉,她忍不住抱紧了一些,初见,在你身边真好。这样的日子若能长久就好了

&emsp;&emsp;生了眷恋,心中便一片柔软,望着初见的目光慢慢变得温柔。

&emsp;&emsp;嗯。有你也好。

&emsp;&emsp;恰逢流星划过,星辰明亮。

&emsp;&emsp;初见仍在睡,安静美好,唇畔带笑,炽心有不舍,手指动了动,最终还是没伸出手,既然要离别,留恋便显得多余了,炽从怀中拿出一支簪子,女子多爱美,她不知道初见喜欢什么,衣服首饰都不缺,便和人学了雕了一支簪子,一直没机会送出去,本想找个合适的机会,现在看来不必了,都要走了不用在找机会了,炽把簪子放在初见的床头。

&emsp;&emsp;路过初见常用的书桌时,看到画卷一顿,初见说过为她画一幅画像,画完后送给她,如今她要离去,这幅画

&emsp;&emsp;炽拿着画卷离去了。

&emsp;&emsp;初见醒来之时,便明了炽走了,忽然看到床头的簪子,初见拿起来,握紧了些,也许以后在没机会再见了,这样也好,愿你以后都好。

&emsp;&emsp;侍女见小姐今日妆容素雅,有些惊讶,往日里小姐妆容虽素雅也不似今日这般素净,初见微微一笑,阿夕和表妹都好么?

&emsp;&emsp;二小姐和表小姐都好的,她们还特地问过小姐,这些日子相处的时间不多,以为小姐有事,便没有打扰。

&emsp;&emsp;那就好。初见去到了娘那里,宁母笑着问,今日怎么到我这里来了?

&emsp;&emsp;初见陪着宁母说了一会话,最后把辞行的目的说了出口,娘,家里都很好,可惜女儿不能再留了,师父前些日子来信,催女儿离去。

&emsp;&emsp;你宁母是知道的,初见不会一直留在宁府里,她的身子不好,要留在她师父身边调养,宁母叹了一口气,她一直都知道,初见不会在宁府里久留,若你的身子没那么弱就好了,日后常回来看看娘,娘就心满意足了。

&emsp;&emsp;宁母甚至不要求初见能在身边尽孝,比起这些,初见的身子更重要。

&emsp;&emsp;娘初见想说的话很多,都说不出口,此去经年,不知何时才能归来,还望娘保重。

&emsp;&emsp;她们之间从来都是聚少离多,她见过母亲的面的次数都可以数得出来。

&emsp;&emsp;宁夕和温如月来时,初见已经离开,宁母没有告诉她们,让她们好好的玩,温如月好奇,怎么不见表姐?

&emsp;&emsp;宁母目露难过,温如月便明白有什么事发生了,还是有关表姐的,温如月不再问了,连忙安抚宁母,许久,宁母道,初见她离开了,也许很快回来,也许不再回来。

&emsp;&emsp;初见在她身边的时间很少,可初见是她生的,她怎么会不懂?

&emsp;&emsp;有些话初见没有说,她有预感,一去也许很多年初见都回不来,这么多年,她看不够初见,甚至没能一直看着她长大。

&emsp;&emsp;怎会如此?宁夕惊讶,阿姐从未说过任何有关她的事,她以为阿姐调养得差不多了,没想到竟是

&emsp;&emsp;【时日不多,你该启程了。】

&emsp;&emsp;师予当日寄给她的信只有这么几个字,初见明白意思,这一次回府只是让她和家人团聚,然后告别,从前师父就说过。

&emsp;&emsp;初见,即便你走这条路也不过延长一些时日。

&emsp;&emsp;师父,我别无选择,我还是想活着,您告诉我的,我很感激。

&emsp;&emsp;那时师父只是看着她不说话,最后道,有些人一辈子也找不到隐士,只是依靠契约的方士终不长久。

&emsp;&emsp;初见明白,她于阵法一道很有天赋,如果不是身子不好,将来必定前路光明,师父疼惜她慧极必伤,成为阵士也只能延缓一些,不能真正的让她康复,除非找到愿意与她签订契约分享生命的隐士,她才能安好,而这没那么容易。

&emsp;&emsp;若只是一般的方士,用处不大,只能拖一下,却还是不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