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26)(1 / 2)

</dt>

&emsp;&emsp;小师妹这么好看,被人骗了怎么办。

&emsp;&emsp;师兄师姐们总觉得她会被骗,所以每次都会跟着她出去历练,初见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产生的这种心理。

&emsp;&emsp;这些年我在外留意合适的方士,也没找到韩成叹了一口气,你还这么年轻

&emsp;&emsp;初见心中一暖,没事,总会找到的,师兄有了方士吗?

&emsp;&emsp;还没,不过不急,阵士也不会轻易摆杀阵韩成武艺还是有的,真发生了什么,摆一个困阵还是可以的,摆阵不一定要动用棋盘,一旦动用了,威力就不小了。

&emsp;&emsp;楚星听说找到了方士,体能很好,等她的方士到了,我们一起看看。

&emsp;&emsp;初见笑道,太好了,终于有人保护师姐了。

&emsp;&emsp;阵士和方士不会轻易签订契约,不够信任也不会把自身的安危交给方士,阵士以棋盘摆阵不能专注是会被反噬的,重则有性命之危。

&emsp;&emsp;师兄今日好好休息,这些天赶路也辛苦了。初见道。

&emsp;&emsp;也好。

&emsp;&emsp;翌日,韩成休整好了,多日来的疲惫消散了,他收到消息楚星暂时不能来了,他和初见说,我收到了楚星的消息,她找到了一种药草好像对你的身子好,她和方士已经赶过去了,等拿到药草在给我们发消息汇合。

&emsp;&emsp;还是为了她,初见道,希望师姐安好,药草的事未必是真的,我更想师姐照顾好自己。

&emsp;&emsp;韩成笑笑,别担心,楚星她知道的,既然楚星不能来,我们先走罢,你想好了去哪历练吗?

&emsp;&emsp;无庸城虽然有很多方士阵士,却不是最佳的历练之地,初见思索片刻,顺其自然,我想看看途中的风土人情。

&emsp;&emsp;韩成道,也好,修炼不急。能遇到什么都是个人缘法,方士亦然。

&emsp;&emsp;等会我雇一个人照顾你毕竟小师妹已经是个大姑娘了,他一个大男人有些时候不方便照顾,更重要的是,能够保护小师妹。

&emsp;&emsp;不必了罢?

&emsp;&emsp;那到下个地方再雇韩成也很好说话,改口了,无庸城这个地方还真雇不到好的人,交给不好的人照顾小师妹他也不放心。

&emsp;&emsp;韩成对于雇人这点很执着,初见没有再让他改主意了,师兄一旦固执起来,谁都拦不了,师兄的顾虑她大约明白一点,照顾她是其次,主要还是为了保护她,毕竟她的体能是真的差。

&emsp;&emsp;炽跟在扶桑身边明白了扶桑是叶城主的心上人,然而叶城主却要因父母之命娶一个陌生的女子,他娘更是以死相逼,叶城主只好放弃扶桑,回雪阁主恰好在这时认识了扶桑,并且爱上了她,叶城主放弃了扶桑,回雪阁主便把她带了回来,扶桑自然不肯,便和回雪阁主置气。

&emsp;&emsp;扶桑和回雪阁主已经置气很久了,不过回雪阁主竟然很有耐心,炽的确惊讶,又目睹了一次争执的发生,炽面无表情。

&emsp;&emsp;扶桑背对着回雪阁主,你滚!滚!我不稀罕你!

&emsp;&emsp;这是扶桑第一次发这么大火,因为回雪阁主说叶城主一定会忘了他,他会是个负心人,还骂了他,扶桑听不得这些,冷着脸。

&emsp;&emsp;回雪阁主心里不好受,这些天里扶桑从未有好言好语,现在明白事情的严重性,回雪阁主只嘱咐炽好好看着扶桑,他先离开免得扶桑看到他更气。

&emsp;&emsp;回雪阁主走后,扶桑倏然瘫坐在地,好像所有力气都没了,她伏在床边,小声呜呜的哭了,更是无助,我该怎么办该怎么办

&emsp;&emsp;炽不知该怎么做,只好在旁边陪着她,也不会安慰人。

&emsp;&emsp;扶桑哭了很久,哭累了,肩头也不耸动了,摇摇欲坠的站起身,炽看到她哭红的眼睛,扶桑抿着唇,一言不发,丝毫没说之前的事,也不在意刚才哭的模样丢人不丢人。

&emsp;&emsp;都已经这样了,她什么都没了。

&emsp;&emsp;回雪阁主带来了叶城主和人成亲的消息,并且还有夫妻恩爱的消息,不止一个人看到叶城主对他的妻子好,这些消息彻底击垮了扶桑,她差点昏倒,炽扶了她一把,扶桑没推开她。

&emsp;&emsp;沉着眼,抿着唇,一言不发,死气沉沉。

&emsp;&emsp;炽觉得扶桑有点不对。似乎没有生的欲望了。

&emsp;&emsp;扶桑回到房里,让炽出去,炽走出去在暗中观察她,扶桑躺在床上,一直躺着,没有睁眼,炽忽然发觉不对,破门而入,奔向床边,扶桑的气息微弱,怕是不行了。

&emsp;&emsp;她竟然服了毒,心存了死志。

&emsp;&emsp;第41章 反派二号9

&emsp;&emsp;扶桑自尽了,所有人都震惊了。

&emsp;&emsp;扶桑服毒的消息一传播,回雪阁主立马就知道了,阁里的大夫赶忙救下扶桑,不行,我只能暂时压制毒性,解不了,现在的情况已经是好的了,再晚一步谁都救不了。

&emsp;&emsp;扶桑昏迷着,脸色苍白,大夫道,扶桑姑娘心里没有生的渴望,想要救回来很难,哪怕解了毒也未必能醒过来,她不愿意醒来,我们也没办法。

&emsp;&emsp;回雪阁主沉声道,用尽一切办法,救她,付出任何代价都可以。

&emsp;&emsp;唉,阁主,就算要压制,阁里也没药,需得取得风城特有的草药,才能压下,如今我只能勉强压制五天,五天后若不能取得那个草药,我也没办法了。大夫道。

&emsp;&emsp;回雪阁主看向了炽,眼神冷淡,办事不利,自行领罚。

&emsp;&emsp;炽心中早有预料,扶桑一出事,阁主必定降罪于她,此时大夫却道,阁主,炽乃回雪阁第一杀手,武艺超群,由她取得那草药的希望大一些,若是带伤去拿,怕是未必能把握十足。

&emsp;&emsp;大夫说的有道理,带着伤去的确不行,万一因为有伤导致草药没拿回来,扶桑就完了,回雪阁主道,那就免了,五日内你必把那草药带回来。

&emsp;&emsp;是。

&emsp;&emsp;明心听说了这件事,去找炽的时候正好看到她整装待发,叹了一口气,阁主越发的不理智了,你拿了那药草回来怕是还得被罚,若是扶桑不好,阁主怕是就要疯了。

&emsp;&emsp;无碍。炽道。

&emsp;&emsp;明心对扶桑很不满意,这个女人到了回雪阁之后,发生了太多事,炽,有机会就脱离回雪阁罢,没人见过你的脸,哪怕你脱离了,也不会有人知道是你。

&emsp;&emsp;炽:不。

&emsp;&emsp;我们认识十几载,我还是希望你好,这种日子,没有尽头

&emsp;&emsp;明心仿佛还能想起当初那个小小的炽,入阁前她有个妹妹,后来死了,病死的,家里没钱治病,爹娘也死于灾荒,她开始浪迹天涯,饱一顿饿一顿,后来到了回雪阁,才能吃饱穿暖,付出的代价无非是不知朝夕,以命作为赌注。

&emsp;&emsp;炽默了一会,她想过,可是寻常女子的会的,她一样都不会,脱离回雪阁,不知该做什么。

&emsp;&emsp;扶桑心存死志,我估摸着是救不回来了,你把药草拿了就接一个任务,假装死了,再也别回来了,我觉着,安稳的日子不久了

&emsp;&emsp;明心有预感,这回雪阁怕是也要出事了,从前还好,如今因为扶桑,人心浮动,阁主也不理会,怕是真的不行了。

&emsp;&emsp;炽道,那你?

&emsp;&emsp;明心垂下眼眸,我大抵还是留着,回雪阁虽不好,到底供了我长大,这份恩情我不会忘。

&emsp;&emsp;哪怕是杀手,也是有心的。

&emsp;&emsp;初见与韩成一路走来,不是没有遇到麻烦,只不过还没等到初见出手,韩成就解决了,还算安稳,二人慢慢的行至风城,城门有侍卫守着,初见和韩成交了入城费,寻了一家客栈住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