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27)(1 / 2)

</dt>

&emsp;&emsp;丹佳有些莫名,为什么突然感觉到一股杀气?

&emsp;&emsp;炽盯着丹佳那张堪称妖艳的脸,突然有了危机感,初见,我可以照顾你的。这次回去她一定要脱离回雪阁,然后跟在初见身边。

&emsp;&emsp;初见微笑道,多谢,不过不必了,丹小姐保护我师兄就好了。

&emsp;&emsp;小师妹,丹佳小姐的武艺很不错,一定能好好保护你的

&emsp;&emsp;韩成以为初见不愿意,开始劝她,路上还不知道会遇到什么,她身为方士,能够更好的保护你。

&emsp;&emsp;阵士与方士,炽是听说过的,不过这些人和他们素来没有交集,所以知道的不多,初见你是阵士?

&emsp;&emsp;对,我需要方士。初见没有瞒着炽,这不是什么秘密。

&emsp;&emsp;初见和韩成聊了几句,韩成才勉强同意让丹佳留在他身边,在他身边也可以照顾小师妹,他才没有反对,丹佳自然没有疑问,雇主变更也没什么,她只要好好保护雇主就好。

&emsp;&emsp;炽道,初见,你等我。

&emsp;&emsp;好。

&emsp;&emsp;炽离开了,丹佳不可能贴身跟着韩成,选择了跟韩成有一段距离的位置停下。

&emsp;&emsp;初见看他欲言又止,就道,师兄是有什么话想说?

&emsp;&emsp;韩成有些不好意思,初见惊讶,这还是第一次见师兄不好意思的,韩成道,小师妹,方才我见你邀请那位姑娘,她也没有拒绝你,这其中是否有什么诀窍?

&emsp;&emsp;简言之,讨要搭讪的技巧。

&emsp;&emsp;初见顿悟了,她道,没有什么诀窍,邀请就好了,也不会有人那么坚定的拒绝我,在京城的时候就没人拒绝过,都是邀请了就去了。

&emsp;&emsp;那,如果不是一邀请就去的人呢?韩成咳了一声。他做不到这个,小师妹应该还没别的诀窍。

&emsp;&emsp;初见怪异的看他一眼,没有这种情况的,师兄你只要做到人家看到你不会拒绝就好了。

&emsp;&emsp;简言之,依靠个人魅力。

&emsp;&emsp;换句话来说,没有人会不喜欢初见,人人都爱她。

&emsp;&emsp;韩成:对不起,我没有人爱。

&emsp;&emsp;初见咳了一声,有些为难,如果师兄你不是这种情况,那下次你要请谁,我去请,保你成事。

&emsp;&emsp;不行韩成忽然道,万一他喜欢的姑娘只和小师妹玩耍不带他怎么办。

&emsp;&emsp;初见:你想的很有道理。

&emsp;&emsp;那我就没有办法了。初见摊手。

&emsp;&emsp;第43章 反派二号11

&emsp;&emsp;初见一摊手。韩成想,过于扎心,不过小师妹的法子的确不适合他,韩成叹了一口气,遇到喜欢的姑娘还得靠自己,还有别带上小师妹,不然他想很有可能变成真的。

&emsp;&emsp;韩成忽然道,丹佳,像你们这样的女孩子喜欢什么。这里刚好有人可以回答他,不利用这个机会可惜了,他讨教一下经验以后也用得上,这么一想,雇佣丹佳跟在他身边似乎不亏。

&emsp;&emsp;丹佳诧异雇主竟然会问这样的问题,不过这不是什么不能回答的,她想了一会,不同的女孩子喜欢的不一样。不过,很多女孩子喜欢夫君对她们好,这大概是天下女子都想要的。

&emsp;&emsp;其实与其说是想要,不如说是奢求,世间多是负心郎,能得夫君喜爱已然不易,怎能奢求其他,怎敢奢求呢,爱都是虚假的,也许有也会很快消散,要不怎么都说易得无价宝,难得有心郎。,但都怨不得什么,这是命。

&emsp;&emsp;没有别的吗?韩成不太理解为何,就这样?这似乎没那么难。

&emsp;&emsp;容易?丹佳深深的看了他一眼,也对,男子本就不需想这些,自然不懂,这恰恰是无数女子求而不得的,你若是女子便明白了。

&emsp;&emsp;韩成不明白能够理解。

&emsp;&emsp;行走江湖数年,她看过了多少不幸她都记不清了,只明白男子都是不可靠的,不能轻易的相信,她娘当年就是错信了一个人才落得郁郁而终的下场。

&emsp;&emsp;她早就知道那个人只是贪恋她娘的美貌,可她娘不信啊,也许死前明白了,可太迟了,一切都太晚了,也幸好她娘终于明白了。

&emsp;&emsp;自此她便懂了,也许一个人孤独终老不是坏事,如今的她比她娘的容颜还要盛三分,她娘都留不住那个人,她也不能期望自己做到。

&emsp;&emsp;韩成道,丹姑娘,你不必太难过。丹佳似乎想到了什么不好的事,韩成讪讪,这不是他问的初衷。

&emsp;&emsp;无事。丹佳的情绪只是片刻就消散了。

&emsp;&emsp;韩成不好再问了。

&emsp;&emsp;炽心里放着初见,赶回去的速度飞快,明心见到她还有些惊讶,这么快就回来了?这几日因为扶桑,阁主又杀了一些人。

&emsp;&emsp;炽嗯了一声,将药草交给阁主身边的人,才对明心道,我要继续接任务。明心对她照顾颇多,既然要走,不能不说一声。

&emsp;&emsp;炽从前接任务也会跟她说,但是不会像现在这么刻意,这样郑重其事,这意味着炽在考虑她之前说的事了,借接任务这个由头不再回来了。

&emsp;&emsp;令明心最惊讶的是是什么让得炽改变了主意,没人比她更清楚,炽有多固执,之前炽没有动这样的心思,甚至都没有考虑过,可是取了药草回来以后变了,一定发生了什么。

&emsp;&emsp;明心笑了笑,好,你一定要好好的。走了也好,这样就好,她不会问发生了什么,只想给她一个祝愿。

&emsp;&emsp;愿你以后一切都好。

&emsp;&emsp;明心你真的不走?炽再问了一次。

&emsp;&emsp;迎着炽的目光,明心笑容不变,不走。

&emsp;&emsp;真的没事?炽多问了一句。

&emsp;&emsp;明心朝她眨眼,你想什么呢,怎么会有事?我只是对回雪阁有感情而已,哪有什么不得已,你见我这些年不快乐了吗?

&emsp;&emsp;炽没有再怀疑,若有事,随时告诉我,无论我在哪都会回来。

&emsp;&emsp;这个自然明心不经意的问了一句,炽你可有喜欢的人?

&emsp;&emsp;炽有些不自然,怎么突然这么问。

&emsp;&emsp;明心哪还有不知道的,一时百感交集,竟忽然有了妹妹长大了的感觉,是哪家的?

&emsp;&emsp;她要偷偷的查清楚,炽太单纯,万一被人骗了怎么好,世间负心郎太多了。

&emsp;&emsp;你别为难她初见那么柔弱,经不起半点为难。

&emsp;&emsp;妹妹还没有嫁出去已经向着外人了,明心眼神复杂,这要是嫁出去眼里都没有姐姐了吧,到底是哪个臭男人,等她查出来要为难死他,明心笑得温柔,怎么会呢,我不会为难你的心上人的,姐姐只会好好的和他交谈。

&emsp;&emsp;炽信了,明心对人的确是很好,是宁家的小姐,名唤初见。

&emsp;&emsp;宁初见?女孩子??

&emsp;&emsp;她好像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难怪炽不亲近男人,原来喜欢女孩子吗,这个问题不大,虽然女子间成婚的比较少,也不是没有,只是

&emsp;&emsp;你怎么会喜欢她呢?但见不忘的名声,她哪怕没亲眼看过那位小姐,也听过,能有这样盛名的女子,哪是这么容易娶得的?

&emsp;&emsp;明心试探着问,要不,你换个人喜欢?

&emsp;&emsp;喜欢宁初见太难了,她怕炽求而不得。而且,据说,喜欢宁初见的人还不少,炽能够争得过那些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