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28)(1 / 2)

</dt>

&emsp;&emsp;在阵士眼里,好看其实没那么重要,实用性更重要。

&emsp;&emsp;一只手拿起那支簪子,你喜欢?

&emsp;&emsp;初见转过身,果然是炽,她用了之前的样貌,初见眼眸一弯,你来了呀。

&emsp;&emsp;软软的,像是挠在她心上,炽抿唇,只是听到初见的声音,就想对她好。

&emsp;&emsp;嗯。炽握紧了一点簪子,向摊主付了钱,初见的目光总停留在这支簪子上,应当是喜欢的。

&emsp;&emsp;初见很自然的牵起炽的手,唇角一弯,温柔的笑意顷刻泻出,陪我走走罢,像那天一样。

&emsp;&emsp;有风吹过。

&emsp;&emsp;好。炽不懂得何谓柔情,只是看向她时心都变得柔软了。

&emsp;&emsp;看到你时,整个人都不觉焦躁了。

&emsp;&emsp;第45章 反派二号13

&emsp;&emsp;这些天还好么?初见问。

&emsp;&emsp;炽:嗯。然后又道,初见,我再也不走了,以后都跟着你。

&emsp;&emsp;没有见到初见的时候总觉得少了什么,现在见到了就安心了,有种满足感,什么都替代不了,只是一眼心里便不觉得空虚了,跟着这个人就够了,炽想,初见想要什么她都给她。

&emsp;&emsp;炽说的时候特别认真,初见一怔,她知道的,炽就是这样一个人,说出口就一定会做到,特别可爱,可她很少有这么认真的时候,就好像这是什么人生大事,决不会轻易的说出口。

&emsp;&emsp;初见有一种错觉,炽不只是说跟着她,而是把余生都托付给她了,初见想笑自己想多了,可她笑不出来,她觉得这不是她的错觉,那她对炽又是什么感觉呢。

&emsp;&emsp;她不知道。

&emsp;&emsp;没喜欢过人,不知道喜欢是什么感觉,只是和炽相处很舒服,不会厌烦,和炽在一起的时候没有书上说的觉得心跳不正常了,只有满心的平和,哪怕是这样一直相处下去也是没问题的,一辈子也可以,这样是喜欢了吗?

&emsp;&emsp;好。初见还是答应了,她不会给炽错觉的,如若炽以后有了喜欢的人,她让她自由,如若她喜欢炽,那就努力让炽也喜欢她。

&emsp;&emsp;炽高兴的情绪初见感知到了。

&emsp;&emsp;炽没说她这些天经历了什么,初见没问,炽不想告诉她,她就不问。

&emsp;&emsp;炽不是一个多话的人,初见不开口的时候她不会找话谈,只会默默的跟着初见。

&emsp;&emsp;她们回客栈的时候,韩成惊讶的看着炽,你们怎么在一起?

&emsp;&emsp;师兄,这是炽,是我的朋友,也许以后都会在一起上次只是短暂的相见初见没有介绍的想法,可这次不一样,炽会跟着她很久,她需要正式介绍。

&emsp;&emsp;炽韩成掩饰了震惊紧张,炽,莫非是回雪阁的那个杀手?

&emsp;&emsp;她和小师妹是怎么认识的?他虽然没有见过炽,但是谁不知道炽冷血无情,这个人跟着小师妹,他真的不放心。

&emsp;&emsp;韩成不知道初见明不明白炽的身份,现在也不敢问,只能模糊的问着,你真的想好了?

&emsp;&emsp;初见有些疑惑,莫非炽的身份有问题?

&emsp;&emsp;一般人师兄不会这么紧张,除非炽很危险,炽的身份她没问过,也没深思,她觉得没必要,不过师兄这么紧张,她大概明白炽怕是不简单,她既然说要一起,那么不论炽是谁都无所谓,她知道炽不会伤害她。

&emsp;&emsp;初见点头,嗯。

&emsp;&emsp;小师妹不会这么没分寸,韩成没再说什么,只是道,你若伤害她,哪怕追到天涯海角,我都不会放过你。

&emsp;&emsp;小师妹信炽,他不信,炽这个人是没有心的。

&emsp;&emsp;炽淡淡的看他一眼,你没机会。

&emsp;&emsp;最好是这样。他不想真的看到那一天。

&emsp;&emsp;初见安抚炽,师兄他就是比较担心我,没有恶意,你别放在心上。

&emsp;&emsp;嗯。炽当然明白,韩成对初见是不参杂别的那种好。

&emsp;&emsp;看得韩成心中一痛,小师妹变成别人的了,还没怎么就已经向着别人了,炽竟然拐了他的小师妹,良心呢?!

&emsp;&emsp;他不想在看到这场景。

&emsp;&emsp;安抚完一个就到另一个,初见道,师兄,你对炽好点,江湖传言不可信。

&emsp;&emsp;好小师妹以前你不是这么说的,你说游历江湖要多打听江湖传言,宁可信其有,怎么现在就变了,一看到炽就成了江湖传言不可信。

&emsp;&emsp;韩成决定抱以谴责的目光。

&emsp;&emsp;初见微微一笑,韩成顿时就谴责不起来了,好吧,还是小师妹有理。

&emsp;&emsp;对于初见的维护,炽很受用,心情特别好,眼睛里就像是有光一样,怎么都遮挡不住。

&emsp;&emsp;初见看到就是一愣,紧跟着笑了,目光温柔,我护着你就这么高兴?

&emsp;&emsp;炽专注的看着她,想说不止是高兴,却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贴切,只能说,高兴。整颗心都盛满了她,愉悦与温暖围绕着她飞舞。

&emsp;&emsp;炽眼里流淌的感情真挚而热烈,任谁一看都知道,从始至终她都不曾掩饰。

&emsp;&emsp;初见的眼神越发的温暖柔和,像是涓涓小溪流,朝她走一步,握住炽的手,初见唇角一弯,高兴就好。

&emsp;&emsp;炽跟着她笑。

&emsp;&emsp;这两人之间好似再也容不下旁人,自成一方天地。

&emsp;&emsp;韩成看得一愣,若说之前他确实是不信的,可是现在忽然信了,看着炽的眼神他不会怀疑,如果小师妹有危险,炽会以命相抵,这样浓烈的感情是做不得假的,轻易就感染了旁人。

&emsp;&emsp;他也不曾见过小师妹这样的眼神,待炽和旁人不同,炽是特别的,说来小师妹喜欢的,想要的都很少,可以说没有,别看小师妹对谁都很好,可这是不一样的,他知道小师妹其实是个很冷清的人,不止是他知道,师门的人都知道。

&emsp;&emsp;他们总害怕,哪一天小师妹无牵无挂的走了,这样太伤悲,可是没人知道小师妹能活多久,寻找方士的脚步不敢停,但是找不到啊,他不敢想象小师妹离开人世的画面,这对她太残忍,这样一个花一样的女子,应该被善待的,她没见过的东西太多了。

&emsp;&emsp;他们不敢怨苍天不公,因为怕上天就连这点寿命都收回了,师门里有些师姐妹私下里偷偷的哭过,可她们哭的样子不敢让小师妹看到。

&emsp;&emsp;小师妹从来都不在意这些,还曾经笑着说,哪怕离去,也不枉来这世间走一遭。

&emsp;&emsp;当时就有人想哭,没敢哭出来,眼里却湿了的。

&emsp;&emsp;现在这样好像挺好的,韩成微微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