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1.婚是女昏头「Рo1⒏red」(1 / 2)

玻璃星云 四月元年 1461 字 3个月前

</dt>

&emsp;&emsp;云亭租的房子很近,与学校就隔一个红绿灯路口对望。

&emsp;&emsp;租房前想的是取代李商羽坐上廖簪星的车后座,租房后想的是要不就算了吧反正她也不喜欢我。

&emsp;&emsp;姆妈还在催他转学,阿婆出院后也果真没有再回泊川。他也算体会到一星半点廖簪星的孤单,一个人吃饭一个人睡觉,像落幕后喜剧演员回到独居小屋,房间里静得只有自己和空调在呼吸。

&emsp;&emsp;明明恨她无情无义,又无法克制为她难过。

&emsp;&emsp;高一时就是这样。

&emsp;&emsp;那时候云亭在6班,靠近楼梯口的一楼。如果轮到他值日,负责扫拖教室外的走廊,就能见到预备铃前踩点一路猛冲上楼的廖簪星。

&emsp;&emsp;她为数不多的敏捷大概都点在一分钟狂奔到四楼的特殊技巧上。

&emsp;&emsp;短发因迅疾的风吹上去,露出光洁的额头。她微咬着唇,书包反复拍打她单薄的背影。

&emsp;&emsp;也有翻车的时候。若已经打过铃,她便慢悠悠出现在他视野。有时吸着袋豆浆,有时只是提着早饭散步。

&emsp;&emsp;浑然一股破罐破摔。常常一只脚踩在上面台阶保持迈步的姿势,眼神飘茫,总是不知道在思考什么。

&emsp;&emsp;宽旷的楼梯上只有她一人伶仃身影,贴着扶手慢吞吞走。与人群中耀眼瞩目的样子全然不同,她的孤单无需衬托,亦呼之欲出。

&emsp;&emsp;云亭猛然发觉,廖簪星在人群中其实也是这样孤独。

&emsp;&emsp;宽容的俯瞰,本质如一种水油相融的格格不入。

&emsp;&emsp;他打扫那片卫生区直到高一结束。

&emsp;&emsp;高三比其他年级早五分钟吃饭,这是与通过了各科老师检查暑假作业并列,廖簪星开学后唯二高兴的事。崇德楼离食堂最近,她最近喜欢3号餐厅的掉渣饼夹肠夹蛋,为此舍弃了旧爱7-11的早餐。

&emsp;&emsp;第二节早自习,为了避免学生犯困,也出于一种无聊的形式主义,他们被要求站着上早读。

&emsp;&emsp;她懒洋洋靠着云亭桌上的书堆,和方童继续刚才在食堂的话题。

&emsp;&emsp;“……所以,生孩子是件需要慎重的事,不过我很乐意给ta当干妈。”

&emsp;&emsp;高中女生的话题发散而奇怪,毕业多年仍来往联系是能想到最亲密的未来。

&emsp;&emsp;你承诺我大学也常常见面毕业要在一个城市工作,我答应你做你的伴娘各有家庭也要时时来往。

&emsp;&emsp;即便我们往往要很久以后,才意识到未来不尽是这样。

&emsp;&emsp;方童举着书,让教室监控下的自己看起来有在好好早读。实际迷茫地转向廖簪星,问她,“为什么呀?”

&emsp;&emsp;正常流程不是一起畅想一下可爱的人类幼崽吗?

&emsp;&emsp;“啊……”廖簪星不是不懂人情世故,踌躇片刻要不要讲这个扫兴的话题,“你看的小说只到‘王子和公主从此幸福地生活在一起’就结束了对吧?不会描述怀孕生孩子什么的——”

&emsp;&emsp;“有的哦。”方童扫她,嗔怨之前和李商羽聊小说剧情时她到底有没有好好听,“现在连早恋打胎都很多了哦。”

&emsp;&emsp;廖簪星干巴巴:“……哇。”

&emsp;&emsp;她换了个思路,“但电视剧里也会美化生育,对吧?我们生理课也不会讲怀孕的辛苦,身体的骤变;生产的风险,产后无穷无尽的后遗症。比如孕吐,子宫增大压迫神经的腰痛,羊水栓塞,产后漏尿,激素变化导致精神疲劳……身体不再完全属于自己,像器皿,也像哺乳的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