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2.观音坠(2 / 2)

玻璃星云 四月元年 1305 字 3个月前

  他们头碰头认真画了很久,大抵一起做些什么会让关系变得亲近。云亭和她说了自己的爸爸姆妈,眼巴巴等她也介绍家庭。

  “嗯……我还有个妹妹,或者姐姐。”廖簪星眼珠一转,坏心眼上来,“我们是双胞胎哦,但我在妈妈肚子里的时候就把她吃掉了。”

  她也没骗人。妈妈说最开始怀的双胞胎,名字也取好了簪星曳月。只是其中一个在早期慢慢被另一个和母体吸收掉了。

  如果有另一个姊妹,是不是就不用流浪了?

  云亭瞪大眼睛,绿色画笔从草地斜到蔚蓝天空上,刺破了一朵白色的云。

  “你、你会吃小孩吗?”他用力吞了吞口水,眼睫颤抖得厉害。

  “现在不饿呢,中午吃好饱了。”

  她恶劣地答非所问。只是对面的小朋友很快反应过来,小声嘟囔“侬老戳气个”,埋头弥补绿色的云,不理她。

  很快就要到放学时间,云亭拉着新朋友去坐冷清下来的秋千。

  家长们一个个出现在校门口,经过查验核实,领走自己家的小朋友。他们俩眼巴巴地看着,像两只长在秋千上的蘑菇,随便聊些有的没的。

  “其实我爸爸生病了,好严重。姆妈好忙好忙,大概要很晚来接我。”

  小男孩脸挨着秋千绳索,落寞地慢慢荡着,为自己的无人问津找补。

  “啊……”廖簪星摸摸鼻子,尚存的良心让她觉得该说点什么,“你爸爸明天就会好起来的哦。”

  “真的?”

  “真的,我预知到的。”

  云亭认真地看着她,对会吃小孩的女巫深信不疑。

  他低头,从t恤里捞出脖坠,解下来。是一尊红线悬的观音像。莹润透白的玉石,纯洁慈悲的低眉。

  “谢谢你,给你报酬。我爸爸说这个可以护身。”

  他看过很多故事的。小美人鱼付出了尾巴,魔笛手带走孩子们,赫耳墨斯与阿波罗用牛换琴。这样公平交易,她的预知就可以成真?

  廖簪星握着还带有温热体温的观音坠,觉得交易似乎合理。小孩子不懂玉石价值,随意揣进口袋里。

  他们聊到太阳下班,月亮爬上稠蓝色的天,连不远处的老师都打了个哈欠。终于等到风尘仆仆赶到的姆妈,云亭欢快地跳下秋千。他回头看了眼坐在秋千上晃脚的小伙伴,有些迟疑。

  “那,我先回家啦,明天见?”

  她眯起眼睛,百无聊赖打了个哈欠,“明天见。”

  云亭第二天却没去幼儿园。爸爸忽然病重,医院下了病危通知书。而后是繁复的肃穆的漫长葬礼,充斥整个世界的冰冷黑白。

  他终于回去上学,既生气交易的失效,又为自己失约而内疚。打了无数不知该道歉还是算账的腹稿,收下了他观音坠的人却再没出现过。